科幻灵异小说
科幻灵异小说
第1页
  • 曲涧磊招黑体质开局修行在废土免费全文阅读
    穿越到废土,惯例是孤儿,该怎么办?首先要活下去,可是想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。饱暖之后就该思……咳咳,就该考虑怎么变强了,这更不容易。等曲涧磊开始逐渐变强,他意外地发现,这个废土……不是他想像的废土!
  • 垂涎谢清舟江南小说全文阅读
    谢清舟不喜欢妻子江南。哪怕她美艳不可方物,令无数男人垂涎。当他与别人出双入对,她视若无睹,她与别的男人谈笑风生,当他不存在时......他开始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
  • 谢清舟江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
    谢清舟不喜欢妻子江南。哪怕她美艳不可方物,令无数男人垂涎。当他与别人出双入对,她视若无睹,她与别的男人谈笑风生,当他不存在时......他开始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
  • 垂涎谢清舟江南小说全集
    谢清舟不喜欢妻子江南。哪怕她美艳不可方物,令无数男人垂涎。当他与别人出双入对,她视若无睹,她与别的男人谈笑风生,当他不存在时......他开始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
  • 谢清舟江南
    谢清舟不喜欢妻子江南。哪怕她美艳不可方物,令无数男人垂涎。当他与别人出双入对,她视若无睹,她与别的男人谈笑风生,当他不存在时......他开始食不知味,夜不能寐。
  • 我打游戏拯救世界
    一个能自如进出灰雾,却始终无法觉醒的废柴少年。 一块的神秘平板。 一块大陆上原住民和移民的斗争。 一个关于记忆的传说。
  • 霍云州江南全文免费阅读无弹窗
    江南追了霍云州整整七年,可他却依然对她冷淡、无情。她深受打击,大学毕业就心灰意冷的出了国。三年后,同是知名大律师的她,一屁股坐在死对头怀里:“霍云州……你是性无能吗?”男人忍无可忍,抱起这磨人的妖精就丢在了床上!
  • 霍云州江南
    江南追了霍云州整整七年,可他却依然对她冷淡、无情。她深受打击,大学毕业就心灰意冷的出了国。三年后,同是知名大律师的她,一屁股坐在死对头怀里:“霍云州……你是性无能吗?”男人忍无可忍,抱起这磨人的妖精就丢在了床上!
  • 为什么它永无止境
    如果成为「工具」已是不可违抗的残酷命运 那么,比这更残酷的,也许是在过程中仍然保持作为「人」的秉性 真实世界注定会有残缺,但总有人不愿被同化成残缺的那个部分 她们要用理智,用情感,用艺术,用一切有目的的劳动对抗 …… 世界历4631年,一个在异国被囚禁长达七年之久的中年人重新回到了故土,故事从这里正式拉开帷幕。
  • 六年后我携四个幼崽炸翻前夫家出番外了吗
    外界传言,南知意不孕不育,婆婆嫌弃,因此成为帝家弃妇。谁知几年后,她携崽回归,惊艳众人。观众1:“这两只崽,怎么有点眼熟?”观众2:“颜值高、智商妖……我绝对在哪见过!”观众3:“这不是帝少家的小崽子吗?”帝释景闻讯而来,看到南知意身侧的两只小团子,再看看自己怀里的崽子,懵逼了,“前妻,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?”南知意淡定道:“别问,问就是你的!前夫?”
  • 穿成超稀有雌性,被大佬们追着宠
    新书评分低,后面会涨,不要在意(星际+兽人+万人迷团宠女主+多男+男全洁+全程甜宠)年荼意外穿越,穿到星际帝国。睁开眼就被一群帅男人包围,每个都争着想做她的伴侣。兽人雄多雌少,雄性战斗力极强,但需要雌性精神力安抚,否则迟早会失去理智成为真正的野兽,早早死去。而年荼检测出帝国唯一的sss级精神力,全帝国哗然!对年荼的求偶申请直接将系统挤到瘫痪。帝国皇太子、战神...
  • 出狱后,我成了金牌男技师
    当过兵坐过牢的秦川,十年后再回海州却成了一名金牌技师,并在暗中保护美女老总宋瑶。 所有人都误以为他只是个普通男人时,却发现他的对手一个接一个倒下。 直到秦老爷子八十大寿宴会上,一位老将军到访,所有人才知道他们眼中的不争气的男人,曾是国之重器!
  • 今天的镇守府依旧和平
    穿越到舰娘的世界,薛诚看着爆仓的资源,成群的婚舰,感觉自己来到了天堂。然而……“小长春!不是说过不准在办公室附近玩导弹吗?!”“威廉!快住手!那个不是烟花!”“昆西乖,这个是不可以吃的哦。”“亲爱的维内托,我发誓,本人从未以任何方式玷污你的名声。”“那个,列克星敦,关于压码头她们的事,我可以解释的……”
  • 秋沐橙叶凡
    他是老婆眼里的窝囊废,是丈母娘眼中的拖油瓶,是亲戚眼中的穷光蛋,是所有人口中的笑料,入赘三年,他受尽屈辱。直到有一天,亲生父亲找上门,告诉他,只要你愿意,你可以拥有整个世界,你才是真正的豪门。“当你站起来的时候,整个世界都将在你的脚下!”
  • 带有南知意帝释景名字的小说
    外界传言,南知意不孕不育,婆婆嫌弃,因此成为帝家弃妇。谁知几年后,她携崽回归,惊艳众人。观众1:“这两只崽,怎么有点眼熟?”观众2:“颜值高、智商妖……我绝对在哪见过!”观众3:“这不是帝少家的小崽子吗?”帝释景闻讯而来,看到南知意身侧的两只小团子,再看看自己怀里的崽子,懵逼了,“前妻,你是不是该给我个解释?”南知意淡定道:“别问,问就是你的!前夫?”

请选择页码